贸易战意味着大萧条?两次世界贸易战对比

 黑格尔有一句名言:人类能从历史中吸取的一个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历史仿佛就像体育记录一般,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我们也曾听过一句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所以我们需要以史为鉴,阅古观今。

在看到现在特朗普大打贸易战的当下,不得不想到1930年美国大萧条时代,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的出台。当时此法案将20000多种的进口商品的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之后许多国家也对美国采取了报复性关税措施,使美国的进口额和出口额都骤降50%以上。随后,欧美贸易规模降到了冰点,美国大萧条时代开始。

 

 

 

虽然这段历史被广泛引用 反对特朗普的中美贸易战的论据,但许多人仍然不清楚这两场最突出的贸易战之间能如何做比较。每一个时间发生的事情都会与到当时特定的背景和条件有关,历史的大潮滚滚向前,以往的经验无法作为辅助决策的唯一参考。以往的溃败不代表着今日的崩盘,过去的波澜不惊也不能代表未来的安然无恙。

历史与故事不同,读者们都会喜欢故事里戏剧性的反转观点和危机式的耸人语句,但面对历史,我们需要以客观辩证的角度,从史实数据事实探寻这两次贸易战的异同之处。

贸易战火连天,关税首当其冲

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一直以来都是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誓言要解决的问题。截至2017年底,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从2015年的3670亿美元扩大至3752.3亿美元。与中国谈判改变贸易条款很难,所以特朗普就从关税开刀。

但这样的行为存在一个假设前提,就是贸易逆差是一件不利于美国民众的事。事实上这个假设经常被质疑,一些人认为一些富裕的发达国家一直存在贸易逆差,并且提出贸易逆差是经济相互依存的结果而不是引起动荡的原因。但贸易逆差也会有导致失业的可能,这也是特朗普政府吸引选民关注的重点。从这个角度来看,做出这样的贸易决策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人们担忧的是,贸易逆差是否仅仅是特朗普为贸易保护主义找的一个借口?

换句话说,特朗普实际上可能希望实施一项关税计划,只是为了让工人阶级、社会保守派人士等制造业等行业中雇佣最多的核心支持者受益。随着中国在制造业上日益发达,越来越多的美国蓝领工人面临着艰难的失业问题。据经济政策研究所报告,2001至2015年间,有340万的美国工人因此下岗。

 

 

 

回顾1930年的贸易战,当时欧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逐步复苏,美国农民们经历了一段生产过剩和价格低廉的艰难时期。在极端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当时的共和党总统胡佛履行了他的竞选承诺并签署了一项法案: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极大的提高农产品和其他产品的关税。随后真正实施的时候,890种产品的关税被提高。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数据分析,美国进口应税产品的平均关税率从1929年的40.1%增加到1932年的59.1%,增幅19%。1929到1934年间,世界贸易规模萎缩了大约66%。不过,关税法案虽然是全面实施的,但是按照历史标准衡量,1930年贸易战的关税增幅在35-50%,并不是特别高,特别是与1922年的佛德尼-马克昆柏关税法64%的增幅相比。

 

再看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美国这次行动明显保护性更强,报复性更强。今年一月,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太阳能电池和洗衣机征收关税,这两者都是中国出口产品的关键。随后不久,贸易战走向钢铁和铝,欧盟国家也受到了很大冲击,全面贸易战爆发。

今年5月底,特朗普政府提出对中国500亿美元出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其中大部分是资本和中间产品。7月10日,特朗普继续公布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关税。本次贸易战涉及的商品类别很广,但部分类别,比如核反应堆和飞机发动机零件等进口产品,遭受的打击特别严重。冥冥之中,特朗普用关税的手段重点打击了很多有可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

 

 

 

会重蹈覆辙?还是会打破历史?

主流声音的反对

绝大多数世界经济学家都认为关税对全球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利的,在没有国家实施关税报复的情况下可能会对本国有益。所以在1930年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实施时,1028名经济学家联名签署一份请愿书,希望总统废除这份法案。J.P摩根的首席执行官托马斯·W·拉蒙特形容当时他“就差跪下来乞求赫伯特·胡佛否决这条愚蠢的法案了”。但总统并没有听从这些建议,仍然签署了这条关税法案。

今年的贸易战中,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依旧异议颇大,但反对依旧没有成效。共和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表示“新关税不是解决方案”。前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也坚决反对,并最终请辞。他表示“只要出现关税战,就会带来通货膨胀和消费者债务”。

国外对手的反击

在每次的贸易战发动之时,其他国家的报复都是迅速且有力的。

1930年5月,一直以来作为美国贸易伙伴的加拿大对16种美国商品的关税增加进行了报复,涉及占美国对加拿大出口商品的30%以上。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士也采取了类似措施来保护自己。

同样的,在2018年,欧盟、加拿大、墨西哥、中国等国家均针对美国抛出的关税炸弹进行强硬有力的回击。每个国家针对自己国家的利益并不会表示丝毫的软弱和让步,同等强度和规模的报复性关税在美国提高关税的当天同步实施。

 

 

 

美国国内的反应

1930年贸易战的影响是超乎想象的巨大。根据经济学家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Irwin)的研究显示,实施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后的两年内,美国进口量下降了40%以上。虽然这样的断崖式下降是关税和国内通货紧缩两方面的原因同时造成,但斯姆特-霍利关税法的影响可以占到其中至少40%的原因。这场大萧条在历史上的地位是血淋淋的,不仅从人民生活受影响的角度,政府甚至建立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识别和监控存款保险基金中的风险,防止危机的再次发生。

 

但是在这里不得不提到的一个观点是,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颁布的初衷是帮助那些在萧条之后挣扎的农民,但是由于颁布的时间恰巧处于大萧条时代的开端,难以避免的让人想到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事实上,大萧条的迹象在早在法案实施前就已经出现了。不过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法案通过关闭全球贸易活动推进了大萧条的影响。

与1930年不同,今年贸易战对美国国内的影响相对较小,美国的经济表现从数据来看相当不错:GDP增长保持强劲,通胀率控制在2.9%,市场增长率约为7%。对于中国而言,贸易战的影响就负面得多:股票市场下跌超过20%,政府被迫通过降低利率来增加流动性。

宏观世界的发展

1930年贸易战时,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发展还没有如此连通。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6年,贸易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6.58%,而这一数字在1930年不到7%。那时的地球还远远达不到地球村的程度,人们也无法想象国家之间会存在世界贸易组织这样的提供解决争端和进行谈判的场所。

 

 

 

我们有可能比20世纪30年代更幸运。至少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经济表现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势头。 5月失业率为18年来的最低点3.8%,7月份GDP增长率为4.1%。 所以从短期来看,仅仅由于贸易冲突陷入衰退似乎不太可能。不过,现在宣称贸易战对美国经济没有什么影响还为时过早,因为大部分的贸易战影响需要在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出现。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