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前 CEO 出庭作证,证实曾与 Google 工程师讨论核心技术

7979998220_6e25f36625_z-624x416

        Uber 和 Waymo 的窃取商业机密案件正在审理,Uber 前 CEO 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已经出庭作证,庭审时解释了为什么会聘用 Google 前员工、无人驾驶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正是他违规下载的 1.4 万份机密文件,随后加入 Uber 无人驾驶部门,Waymo 认为莱万多夫斯基盗取了公司商业机密,并用于 Uber 的无人驾驶技术研发。

  Uber 前 CEO 卡拉尼克出庭作证是 Waymo 和 Uber 之间窃取商业机密案审理的重要部分,卡拉尼克在法庭上表示,当时他希望招募莱万多夫斯基加入 Uber,但后者选择创办新公司,卡拉尼克希望能在 Uber 公司内部提供一种创业氛围,以吸引莱万多夫斯基加入,达到双赢局面。

  过去两年庭审,Waymo 律师透过陈述和质证环节后,试图证明 Uber 如何追赶 Google 在无人驾驶技术方面的优势,以及卡拉尼克相信雇用无人驾驶工程师莱万多夫斯基能改变落后局面。

  庭审时卡拉尼克承认,他在 2015 年底与莱万多夫斯基在 Uber 办公室见面,当时莱万多夫斯基还没有从 Waymo 离职,当时两个人讨论 Uber 未来收购他创办的公司可能性,尽管还没有任何公司和业务启动。据 Uber 工程经理 John Bares 与卡拉尼克的会议纪录显示,卡拉尼克希望透过收购莱万多夫斯基创办的公司获得更多技术专利。

  2016 年 1 月 3 日 的会议纪录提到两种无人驾驶技术使用的激光雷达设备,这个核心组件正是此案争议的核心。Waymo 指控 Uber 窃取了该公司的商业机密,包括激光雷达的设计和方案,并用于无人驾驶车的研发。

  Waymo 律师花费大量时间向卡拉尼克提问,他认为研发无人驾驶技术是科技公司一种创新追求,如果没有创新,就会被市场淘汰。

  Uber 雇用莱万多夫斯基后,是否能将他掌握的技术应用到产品开发,也是此案备受争议的一点,加州的工程师和美国其他地方雇员一样,可以自由更换自己的工程,但员工所掌握的技术和知识都是连续的,他们会把在上一个工作岗位学习和掌握的技能应用到下一份工作,Uber 代表律师 Bill Carmody 认为,他们掌握的是已公开的内容,就可以应用到下一份工作。 Waymo 还需要证明 Uber 是否从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获得利益。Uber 坚持认为此案涉及的技术内容完全不是商业机密,Waymo 只是害怕失去顶尖人才故选择诉讼。

  Waymo 要求高达 19 亿美元的赔偿,并禁止 Uber 应用其掌握的无人驾驶技术。此案将在持续 10 天的庭审后,由旧金山联邦法庭法官做出裁决。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