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在检查考核中的比重也应减少50%以上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关于统筹规范检查考核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坚决撤销形式主义、劳民伤财、虚头巴脑的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大幅度压缩数量,对县乡村和厂矿企业学校的督查检查考核事项要减少50%以上。

  通知的发布,顺应基层广大工作人员的呼声,给基层带来了福音,同时也引发基层工作人员新的呼声:当检查考核数量减少50%以上后,对必须要进行的检查考核还应将“材料”的占比也减少50%以上。

  检查考核注重材料的现象在教育界也非常盛行。以看材料为主的检查考核方式,不仅劳民伤财,闹出了很多笑话,助长了形式主义的不正之风,也败坏了学校求真、务实、笃行的文化氛围,为教师个体成长及学校发展提供了一个错误导向。

  无论什么类型的检查考核,都在材料中找成绩、找问题、找差距,导致每逢检查考核全校教师都要提前很多天进入“做材料”的工作状态。“做材料”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补”,一种是“造”。“补”还相对容易一点,毕竟有真实的素材;“造”的难度就大多了。“造材料”是在没有真实素材的情况下,根据检查考核要求,做出跟“真材料”一样的材料,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一次检查考核过后,不仅浪费了教师大量的精力,也浪费了大量的纸张,甚至几台打印机都被打坏了。

  检查考核时注重看材料,助长了形式主义的不正之风。以材料为依据的检查考核方式导致学校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拍照片、拍视频、留下文字材料、上传学校相关部门存档、备查。例如:跟学生谈个话、教研组开展个活动等极其常规的工作都要留下痕迹,否则检查考核时就不予承认。反之,只要能拿出齐全而又漂亮的材料,工作做没做?做的怎么样?似乎并不重要。这样的检查考核导向,让大家把工作重点投向做表面文章,让形式主义不正之风在学校盛行。

  检查考核时注重看材料,闹出了很多笑话。例如:某校对高级职称教师进行年度教学业绩考核,虽然大家都同在一所学校工作,甚至任教同一个班级,但必须对所有工作提供书面证明材料。以高级职称教师岗位职责中“工作在教学第一线”的考核为例,要求每个高级职称教师提供一份从事教学工作的证明。试问:教师不在一线教学,还能去哪儿呢?还能去干什么呢?这与前阶段社会诟病的“我妈是我妈”的奇葩证明同出一辙。这是不看实际、只看材料的考核方式闹出的笑话。

  “材料”在检查考核中的奇高占比,让教育疲惫不堪。要让教育健康发展,很有必要将“材料”在检查考核中的占比降低50%以上。

  首先,对教师个体及学校的检查考核不要过于频繁。教育是无法在短期内量化的,检查考核过于频繁,无论教师个体还是学校都难以拿出可被量化的业绩,只能在材料上下功夫,给教师及学校增添了许多不必要的负担,也破坏了学校淡薄宁静的教育生态。所以相关部门要减少不必要的检查考核对教师及学校的干扰,科学制定检查考核的周期、内容及方式,真正让检查考核服务于教育。

  其次,用动态考核为学校提供科学的指导。在材料中找出的成绩不一定是真成绩,在材料中发现的问题也不一定是真问题。检查考核必须要摒弃对材料的依赖,通过广泛的社会调查,从教师、学生、家长、校友及社会各界人士对学校的满意度,从对毕业生的跟踪调查中,对学校的教学业绩作出负责任的评估与指导。

  再次,把握好“材料”在检查考核中的度。检查考核需要有对材料的要求,但要把握好度。检查考核中所需要的材料应该是学校从顶层设计角度制定的学校章程、校规、守则、学年教育计划、课程实施方案、教师成长档案及学生档案材料等,而非事事都要留痕的佐证材料,更非无中生有造出来的假材料。

  年底将至,学校内部针对教师个体及各个部门的检查考核、教育主管部门对各个学校的检查考核即将拉开帷幕,为了让检查考核不劳民伤财、不走形式主义,各部门应大大降低材料在检查考核中所占的比重,真正让检查考核达到促进教育发展的目的。

  作者:吴维煊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