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绝非从书包里拿掉几本书那样简单

  “减负”近期成为了社会热议的话题,关于什么是“负”,陈宝生部长有明确的回应:“我们讲的负担主要指的是应试教育所带来的超过了教学纲要的这一部分负担。”这一句话表明,要将教学内容限定在大纲之内,教学不得超纲。

  在我看来,假使人才选拔的机制保持不变,“减负”只能成为一个美好的愿景。高考是中国目前一种主要的人才选拔机制,因为是选拔,就必须有区分度,命题就必须要有简单、中等、较难、难等多个层次,谁都不想因为未达到某一个层次而被刷下来,教师的课越上越难,学生越学越繁,课上学不够,课外接着学,当学生的能力整体提升了,高考为了保持它的人才甄别功能,只得上调难度,当这一切陷入恶性循环时,“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从根源上讲,这“负”源于目前选拔机制的过于单一。高考固然公平,然而它过于逼仄,没有分支,千军万马齐过独木桥,谁甘做落水之人呢,这对于学习能力较差的学生,本身就是一种不堪之“负”。

  因此,在基础教育之后,一定要做好学生的分流工作,让那部分更适合学习程序性知识的同学尽早步入职业技术学校,与之相匹配的是提高技术工种的社会地位,让这部分学生一样可以获得完满幸福的人生。这样,不擅长学习陈述性知识的学生,就有了另一条出路,可以将精力转移到自己擅长的事情上,做擅长的事,何“负”之有?

  学生之“负”还源于部分教育者对将教育的简单化,这里的教育者主要指家长和老师,提升教学质量,还是要从效率入手,老师要致力于打造高效课堂,家长要培养好学生的习惯,但现实的教学生态中,打“题海战”“疲劳战”的不在少数,当学生的成绩不理想时,教育者应该从教学方式、学生基础、学习能力等角度分析思考,切不可盲目地将其归因为学习压力太小,而大量增加作业,并对后进生施加压力,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此,必须通过业务培训,提高教师的教育教学能力,并更加全面地开设家长学校,让家长科学客观地对待孩子的学习,明白“如果外来的刺激过多、过强或作用时间过久,就会使人感觉不耐烦,甚至产生心理逆反”,这就是心理学上的“超限效应”。

  还有一部分“负”来源于教育管理层,管理层在区域内对学校的成绩量化评级,任何一所学校想在区域内获得一席之地,成绩是立身之本,而学生的差异、教师的能力根本不在考虑之列,同时,教师想要有所发展,教学质量的优劣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压力就这样层层递加,最终都落在了学生头上。因此,要改变区域内的评价机制,可以针对年级进行跟踪调研,将更多的注意放有进步的学校上,即使予以肯定,这样每个学校就会在更加准确的“角色定位”上开展工作,避免不切实际的目标所带来的压力,这种更为宽松的学习氛围,会让学生学得更加轻松愉快。

  “减负”绝不仅仅是从孩子的书包里去掉几本书那样简单,给予学生的人生更多可能性,做好人才分流工作,是一种减“负”;用科学的方式教育学生,提高教学效率,是一种减“负”;为学生的心灵松绑,去除不必要的精神压力,是一种减“负”。曾经因“减负”而欣喜的少年,已经白了头,希望今天的少年能真正享受到“减负”带来的实效,不要再空回首。

  作者:龚天羽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