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大班额问题岂能止于建校扩班?

大班额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大班额问题,一直是令教师头疼、家长不满的突出问题。笔者初登讲台时,就曾教过超过90人的超大班,不仅课堂组织费时费力,而且作业批改、学力评估、学情分析、心理辅导等工作开展起来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多工作只能靠晚上加班加点完成。

在近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2018年要“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无疑,学校、教师、学生及家长都希望这项好政策能够配套好措施,以便及早落地。

谈到大班额问题,我想起了与大班额形成鲜明对比的复式教学。“金银铜铁一炉炼,甲乙丙丁四等分。”这副曾经张贴在教室门口的对联,对复式教学的描绘可谓淋漓尽致。本世纪初,一些地方由于生源不足,每个年级学生数量少,甚至出现过一个年级人数不足两位数、整个学校不过几十人的“袖珍学校”,在那种特定情境下,复式教学曾一度兴盛。

此后,为了整合教育资源,国家先后进行了几轮学校撤点并校工作,加上老百姓经济条件改善,为了让孩子接受更优质的教育,便出现了“择校热”,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大班额问题的产生。

近年来,各地高度重视大班额问题,在加大力度解决该问题上,目前虽然收到了明显成效,但随着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形势依然严峻,很多问题仍然亟待解决。

就目前的情况看,教育资源不均衡依然是造成大班额问题的主要瓶颈。不仅是发达地区与发展中地区班额不平衡,就是在同一个县区内,城区学校和乡村学校在班额方面也存在着“冰火两重天”的现象。

纵观各地在解决大班额问题上的做法,大致相似,无非就是多建学校、多增加班级数量。建校扩班确实是解决大班额的首善之道,但并非唯一选择。如果只是一味地蜂拥建校扩班,把解决大班额问题简单化,搞“一刀切”,很可能会在几年或者十几年后,又会遭遇到不得不选择复式教学的尴尬,或者再度对生源不足的学校进行合并撤销,陷入少了建、建了并、并了扩的学校建设怪圈。

要科学有效地解决大班额问题,需要站位全局、创新思路,强化政府统筹,把学校布局与乡村振兴战略融为一体,持续推进改薄工作,全面振兴乡村教育,要抓均衡、夯基础、补短板,让乡村小规模学校小而优、小而美,让农村孩子不出村、不出设区、不出镇就能享受到同城区一样的优质教育,切实做好“开源节流”。对城区学校也要通过划片招生、严格限制择校、合理布局教育资源等办法,解决好生源“旱涝不均”的问题。

(作者李汝霞,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