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血”的顺风车:三个月两起命案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祖爽)三个月内发生两起血案,滴滴顺风车再次被敲响“血的警钟”。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一名女乘客在乘坐滴滴顺风车时不幸遇难,这距离5月份一位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难仅仅过去了三个月。作为排名第二的独角兽企业,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

  一轮又一轮的整改背后,滴滴内部管理依旧低效无力、问题百出,监管部门和公众给予滴滴的耐心也逐渐被消耗殆尽,这家估值5000多亿元的独角兽企业前景变得越来越模糊。

滴滴1

 

  图片:CNSPHOTO提供

  “带血”的顺风车:三个月两起命案

  滴滴再次深陷舆论暴风眼。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一名女乘客在乘坐滴滴顺风车时,被司机钟某强奸杀害,年仅20岁。而就在案发前一天,司机钟某还因对另一名乘客图谋不轨,被乘客投诉至滴滴平台,但滴滴方面对于这样的预警无动于衷。

  命案发生之后,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浙江运输管理部门责令滴滴立即暂停其在浙江的顺风车业务;鉴于案情重大,乐清市检察院也指派侦监部检察官赴乐清市公安局提前介入;今天凌晨,乐清警方也作出回应,称对于网传“亲友接到女生求救后马上报警,警方说没有车牌号和司机电话不予立案”一事,经公安机关调查,不存在此情况。

  这已经是滴滴顺风车三个多月内发生的第二起命案。5月6日,一位空姐在郑州航空港区搭乘了一辆滴滴顺风车赶往市内后遇害,此消息迅速在网络上发酵。5月10日,滴滴回应称,已就此事成立专项工作组,密切配合警方开展侦查工作。同时,滴滴向乘客家人及公众道歉,表示将全面彻查各项业务,并宣布顺风车平台业务全国停业整改一周。

  滴滴整改顺风车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血的警钟”却再次被敲响。8月26日下午,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加快推进合规化进程,严守安全底线,切实落实承运人安全稳定管理主体责任,保障乘客出行安全和合法权益,及时向社会公布有关整改情况。此前,在8月25日下午4点多,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紧急约谈滴滴平台浙江区负责人。鉴于滴滴平台顺风车业务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要求滴滴平台立即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

  滴滴再次认错,公众却并不买账。在滴滴事前忽略乘客投诉、客服反应迟缓,拖延救援时间、缺乏与警方有效沟通机制等事实的面前,滴滴的一纸声明似乎更加不堪一击。乐清命案发生后,滴滴公布了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 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客服体系继续整改升级,加大客服团队的人力和资源投入,加速梳理优化投诉分级、工单流转等机制;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滴滴事件的持续发酵也波及到了其他企业的顺风车业务。8月26日,高德方面表示,出于安全考虑,高德地图已暂时下线顺风车业务。嘀嗒出行顺风车业务目前照常,此前受空姐顺风车事件影响,嘀嗒出行主动下线了具有社交功能的“结伴频道”。

  膨胀的滴滴:管理混乱 屡教不改

  实际上,在上轮顺风车整改中,滴滴增加了针对车主审核和社交化功能,包括隐藏双方头像、关闭评论、引入车主人脸识别、在App中增添紧急求助按钮等具体改动。但据媒体报道,滴滴顺风车近期“又重新将乘客个人信息从默认隐藏改成了默认公开”。滴滴此前推出的多项安全措施,包括上线新版紧急求助功能、上线人车不符评价机制、顺风车提供“护航模式”(乘客开启该模式后可自动分享轨迹给紧急联系人,平台实时关注行程轨迹并在异常时介入)等是否真正落实也仍要画上一个问号。

  除此之外,滴滴在车辆管理和审核上的漏洞依然不小。乐清命案发生后,滴滴方面表示,根据其早先注册核实,钟某此前背景审查未发现犯罪记录,是用其真实的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信息(含车牌号)在顺风车平台注册并通过审核,在接单前通过平台的人脸识别,但案发车牌系钟某线下临时伪造。郑州空姐事件中,滴滴当时曾发布声明表示,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此前,亦有网友反映自己的车牌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非法注册成快车,然而最后却因资料不全而无法申诉。

  被称为踩着监管红线成长起来的独角兽滴滴也曾多次被监管部门点名问责。乐清命案后,交通运输部转发评论指出,“事前不做有效防范,事中不能积极干预,事后标榜高价补偿,滴滴安全漏洞的背后是企业安全管理制度的机械僵化,根源上却是企业负责人安全责任的严重缺位”。此前,滴滴也曾被多地交通部门约谈,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查车政策”的《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实施后,滴滴也成了被查处的重灾区,不过目前滴滴平台上仍旧有司机不符合京人京车的条件,取得网约车资格证的司机也寥寥无几。

  管理漏洞、频踩红线的背后是正在加速膨胀的滴滴“帝国”。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下,滴滴的扩张速度很快。据公开信息,滴滴成立5年来融资17轮,融资总额达200亿美元。3月19日,滴滴获批额度为100亿元(人民币)的供应链金融ABS融资。获得ABS融资后,租赁公司不用等到司机按月交租后采购下一批新车,滴滴便可提前获得运力的扩张。

  除此之外,滴滴在海外的布局也有模有样,已快速进入欧洲、非洲、东南亚、北美、南美等世界各地。今年初,滴滴宣布收购巴西最大的打车平台99,而根据英媒路透社最新披露的信息,滴滴正在墨西哥招募司机,继续在全球范围内与Uber正面竞争。

  除了打车,滴滴的业务还延伸至外卖、共享单车等。日前,业内传出,在收购小蓝、上线自主品牌青桔单车后,滴滴或将ofo也纳入囊中。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滴滴管理问题频出的直接原因之一就是发展速度太快,而管理却跟不上,业务基础不扎实。经济学家宋清辉也表示,滴滴呈现出在竞争中一家独大的垄断特征,从而导致消费者处于弱势地位。与此同时,滴滴公司的管理却没有及时跟上,过度关注价格竞争、忽视乘客出行体验、店大欺客等现象客观存在。当务之急,亟须进一步提升平台管理水平,积极回应乘客的关切和诉求,杜绝“店大欺客”现象的再次发生。

  迷离的上市前景:或影响IPO

  乐清命案之后,独角兽滴滴的上市前景再次变得扑朔迷离。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独角兽指数,蚂蚁金服以4000亿元以上的估值位列第一,滴滴出行、小米以3000亿元以上的估值并列第二,在我国排名前三的未上市独角兽中,只有滴滴尚未明确上市进程。

  今年6月,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对手之一美团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并表示拟将35%的上市筹集款项用于包括网约车业务在内的新服务及产品。8月23日,美团IPO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将于9月初开始IPO路演,即将成为小米之后,H股第二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企业。

  此前滴滴曾为上市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8月6日,滴滴宣布,公司旗下汽车服务平台正式升级为“小桔车服”公司,同时将对小桔车服公司投资10亿美元。业内人士称,滴滴分拆其车服(汽车服务平台)业务就是为滴滴的上市计划做准备。此前,滴滴宣布与在线旅行及周边服务平台Booking Holdings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同时,滴滴也获得了来自Booking Holdings 5亿美元战略投资。通过此次合作,Booking Holdings 旗下的APP将为用户提供滴滴叫车服务接口。

  业内人士认为,滴滴车服的分拆是在为其IPO计划做准备,将亏损业务和与主营业务相关弱的业务进行剥离。数据显示,滴滴至今未曾有经营性盈利,滴滴出行2017年GMV(交易总额)达到250亿-270亿美元;主营业务亏损2亿多美元,整体亏损3亿-4亿美元;今年3月初,滴滴预计今年的主营业务将实现盈利,净利润有希望接近10亿美元,公司整体“微赚钱”。不过,该数据并未得到滴滴方面的官方证实。沈萌表示,滴滴此时分拆车服业务不排除是考虑先将子业务IPO,以减轻一定的资金压力。未来车服业务或许将先引入战略投资者然后再选择美国或中国香港地区IPO。“因为滴滴规模过于庞大,分拆上市或者分拆部分盈利能力较强的业务上市会缓解自己IPO的压力。”沈萌表示。

  事实上,滴滴的上市之路也是一波三折。此前有知情人士称,滴滴可能将放缓融资计划,并考虑在明年下半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在互联网公司上市潮的背景下,滴滴的上市之路却仍不明朗。对此,沈萌表示,滴滴之前推迟IPO应该是看到目前IPO市场不佳,CDR或不了了之,特别是小米的IPO不理想。而乐清命案之后,如果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处罚,会影响滴滴未来的IPO,而如果引发大规模诉讼或业务受限,滴滴未来的估值将会下降。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